•在线投稿 :黄冈日报  ▏鄂东晚报  ▏黄冈新闻网

今天是:

 您现在的位置: 首页 >> 文化频道 >> 东坡文廊
傲雪红梅映东坡
添加时间 : 2019/11/30 11:46:12
作者 : 曹霜红   来源 : 黄冈新闻网
 

泛黄的纸上,一行行文字竖排着,很整齐,时不时的两行小字挤进来,变换了风格。随着头脑的摇晃,那文字在黄纸上跳出了一个又一个音符,节奏感很强,又仿佛是在泛黄的树叶长出一朵朵小花,暗香浮动。

“怕愁贪睡独开迟,自恐冰容不入时。故作小红桃杏色,尚馀孤瘦雪霜姿。寒心未肯随春态,酒晕无端上玉肌。诗老不知梅格在,更看绿叶与青枝。”

这是苏东坡在黄州时写的《红梅》诗。红梅傲雪而开,不与百花争春。花似美人,美人似花,饶有情致。“故作小红桃杏色,尚馀孤瘦雪霜姿。”绘形绘神,正面画出红梅的美姿丰神。色如桃杏,鲜艳娇丽,斗雪凌霜,孤傲瘦劲。心性本是闲淡雅致,不应随世态而转移;肌肤本是洁白如玉,何以酒晕生红?红梅本具雪霜之质,不随俗作态媚人,虽呈红色,形类桃杏,乃是如美人不胜酒力所致,未曾堕其孤洁之本性。苏东坡用拟人的手法,把红梅的冰肌玉骨不入时俗尽情展示出来,使诗既有鲜明的物态,又有深刻的含意。处处写红梅,处处是红梅的内在与外表的矛盾,表达的却是他身处险恶的环境中的矛盾心情,借“梅格”来表现自己的人格。

也就是苏东坡的红梅如此动人,也就是苏东坡的梅花故事传神。

在黄州有这样一个传说:苏东坡在黄州雪堂,每天夜里在窗下读书,必定有一漂亮的女子在窗外偷听。苏东坡觉得奇怪,便问那女子:“你是谁家的姑娘?”那女子回答说她是花又不是花。苏东坡说那一定是花魂,并问她是什么花魂。那女子却说是梅花魂,还问苏东坡喜不喜欢梅花。苏东坡说喜欢梅花。那女子答应送他一株。第二天上午果然有一老人给苏东坡送来一株梅花。苏东坡便将梅花栽在雪堂的前面。

这虽是一个故事,无法考证,但苏东坡栽种的梅花却存活了五百年。这是有据可查的。在东坡赤壁的坡仙亭内,有一块《东坡老梅》的石碑,碑上有一株老梅树,古朴苍劲。碑文上记载:“梅为苏文忠公谪黄时手植,明故郡守郭桐冈(郭凤仪,字桐冈,明嘉靖年间黄州知府)先生摩形于石并为之记。……五年筑雪堂……堂侧手植梅一株,大红千叶,一花三实,迄今嘉靖戊申枯本犹存。……节义皆志与气为之,老梅盘根错节,花中之有志有气者也。树犹如此,况其人乎?”从碑文的记载来看,北宋元丰三年(1080)二月一日苏东坡到达黄州,元丰七年(1084)四月离开,梅为苏东坡谪居黄州种植,到明代嘉靖戊申(1548)“枯本犹存”,可见,苏东坡在雪堂边所种的梅花存活了近五百年。

也就是苏东坡的梅花与众不同,也就是苏东坡的梅花情有独钟。

苏东坡的梅花大红千叶,一花三实,这或许是其他梅花所不具备的。也正是这“一花三实”,为红梅留下了生生不息的生机和活力。苏东坡对梅花的情意,不仅仅是在“故与施朱发妙姿”的姿态里,更在“抱丛暗蕊初含子”的希望里。苏东坡把梅花画了出来,至今还被人津津乐道——“北宋西蜀苏东坡中年南贬时笔迹”。梅树虽老,却有新芽挺出;月光如泻,貌似黑白颠倒。或许是逆境中的苏东坡心境的流露吧,是非功过留待世人评说。

离开黄州后的苏东坡,时时想起黄州梅花。“邾城山下梅花树,腊月江风好在无?”

是啊,黄州的红梅,傲雪的红梅,诗意浓郁的红梅——

“细雨浥残千颗泪,轻寒瘦损一分肌。不应便杂夭桃杏,半点微酸已着枝。”“幽人自恨探春迟,不见檀心未吐时。”注定是黄州永远的风景,注定是东坡永远的情愫。

泛黄的纸,记录着苏东坡对黄州红梅的永久眷恋。

(实习生:张可)

黄冈日报社(WWW.HGDAILY.COM.CN)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互联网新闻登载
服务许可证:鄂新网备1401  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AVSP:鄂备2011013    网站备案:鄂ICP备09017284号-3
黄冈市网络虚假新闻信息整治专项行动 黄冈新闻网举报电话:0713-8612062 邮箱:hgrbwlb@163.com
技术支持:湖北同想信息技术有限公司